2019/20年度原糖期货整体呈现“涨-跌-涨”的价格走势,主力合约运行区间在9.21-15.46美分/磅,截至9月29日,原糖主力合约收于13.42美分/磅,较2019年10月初上涨4.2%。2019/20年度原糖主力合约平均收盘价12.42美分/磅,同比上涨0.4%。


  10-2月:平稳上涨


  2019/20年度开始国际糖价就步入上行通道,推到糖价涨至近16美分高位的主要因素,就是印度和泰国的食糖减产。2019/20年度印度产糖2730万吨,同比减少570万吨;泰国产糖827万吨,同比减少631万吨,这两个主产国的大幅减产使得市场对2019/20年度的全球糖市由供应过剩转为供应短缺,当时ISO给出2019/20年度全球糖市将供应短缺930万吨的预估。


  印度和泰国此次的食糖减产主要原因为天气,其中泰国还受到甘蔗面积下降的影响,由于近两年糖价偏低,泰国甘蔗收购价连年下调使得蔗农种植收益下降,部分改种为木薯等其它作物,再加上2019年的干旱天气,泰国食糖大幅减产。印度减产则是因为2019年上半年天气干旱以及三季度的强降雨引发洪涝灾害所致,导致甘蔗种植面积和单产下降。


  2-4月:大幅跳水


  原糖期货在2月中旬涨至16美分的高位后,开始大幅跳水,最低触及9.21美分/磅,主要跟随原油价格的下跌。石油主产国的贸易战以及疫情对全球经济的影响,使得油价一度跌为负值,巴西作为食糖和乙醇生产大国,虽然糖价也大幅下滑,但油价的重挫仍然使得甘蔗制糖更有吸引力,当时巴西含水乙醇折糖价一度低至7美分/磅,糖醇价差高达2-3美分/磅。另外在原糖15美分左右的价格,巴西糖厂也进行了大量套保,而且今年上半年巴西雷亚尔大幅贬值,也增加食糖出口利润。


  巴西在4月份开始的2020/21食糖新榨季中,甘蔗制糖比大幅提升,产糖量同比增加,也基本符合市场对其增产500万-900万吨的预估。相应的,巴西食糖出口量也大幅增加,今年4-8月份巴西已经累计出口糖,同比增加。


  除了供应端的压力外,疫情在全球的蔓延也影响了全球的食糖消费,部分国家实施封锁措施,餐饮、旅游等行业受限。ISO在今年9月份的季度报告中也提到,一定程度上受消费预估下调的影响,对2019/20年度全球食糖供应缺口的预估,从930万吨降至13.6万吨。


  5-9月:震荡上涨


  伴随原油价格的反弹,原糖期货在触及9美分的低价后也开始震荡上涨。随着巴西食糖生产的进行,增产已成定局,增产带来的利空也在糖价下跌的过程中逐步被消化,反而短时间内巴西因出口量大和疫情导致的港口发运受阻,使得全球糖市短期贸易流紧张,为糖价提供了一定支撑。另外随着全球经济的恢复,市场情绪也有所好转。


  10月份将开始新榨季的泰国,因天气干旱和甘蔗种植面积下降,2020/21榨季存在继续减产的预期,加之2019/20年度的大幅减产消耗国内结转库存,预计新榨季食糖出口量也将继续下降,对全球糖价有一定支撑。而印度2020/21榨季的食糖增产以及出口补贴政策等消息,对糖市有偏空预期,而且巴西大幅增加的糖产量和出口量也是事实,原糖期货上方压力仍存。